KuoChinYun

Current Statement

subscape-1

subscape-2

subscape-4

我關注身處的環境中,個體與自身、個體跟空間之間的權利關係。

在2010年的「南機場摺疊事件」中,我將環形集合住宅的迴廊空間活動以戶為單位錄製下來,在傍晚居民晚飯後習慣出門納涼、社交的時間,將這些預錄的影像投影至社區新遷入的外來住戶相對空曠(沒有雜物、本人也鮮少出現)的迴廊上。這個投影計劃持續約兩個月,在每週四的晚間七點分別于不同的住戶家門前上演,在這個宛如傅柯的圓形監獄理論的社區中,每個在迴廊上活動的居民皆是社區的監視者、歷史再造者,在這個晚間交流的時間口耳相傳出一套社區的野史。這同時也是一場未經官方授權的乍現活動,當社區的管委會主委出現時,投影的光束立刻被遮閉,藝術家隱身加入婆婆媽媽的剔牙閒聊之中。

在2011-2013的創作中,我找來最接近人體的「皮」的素材矽膠,稱之為皮,將它覆蓋在我的身上,以針線縫合整形再製出我的複製品。在這些創作系列中我成為冒牌的上帝,將環境對個體的行使的權力加諸在這個我的複製品上,完成作品「我的雜種兒子」,在這件作品中同時也以錄像記錄縫合時「皮」對外力施加時發出的回應。而使用同類媒材的「臉之群相」系列則回顧記憶與我們口中所稱的真相(即影像為證)之間的差距,將熟識的親密愛人臉孔一張張憑藉記憶的片段一針一線重現於「皮」的平面之上。同時期的另一件作品「假肢:供替換」(英文名為幻肢)探討肉體與權力的關係,我們對操縱自己的身體擁有一種物理與科學實證之外的假想,因而衍伸出對健身(Body Building)、體操創造肢體奇觀的崇拜,透過外力重新介入塑造而使自己對身體的控制擁有操縱自如的幻想。這三件系列作品中,矽膠「皮」經過縫製產生如淺浮雕搬的景深,這個隱約而穿透的材質成為空間與自身的薄膜,記錄著兩者之間權力介入的痕跡。

而在今年的「辦桌計劃」中,選定數塊建築物已拆除但是在鄰棟建築的立面上留下過去空間分配痕跡的空地,呼朋引伴在這些既不是廢墟、也不是全然空曠的空地上「辦桌」吃飯。這些空地可能現在已是建商養地的停車場,可能是圍起來正要改建成新建築物的工地。辦桌這樣的事件短時間佔領了這個在過去的某個時間點上曾經發生某個家庭事件的空間。當牆面、梁柱結構與設備都被移除後,這些空間留下的線條如藍圖在空蕩的空地中重新放樣,這放樣界定的機能不發生在未來,而是過去。以吃飯這個居家場景中具有凝聚性的事件,重回屋簷(的遺跡)之下。辦桌計劃以攝影為呈現,將現下的事件與過去的空間壓縮在一個影像的平面之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